——我想爱你。
    希雅猛然睁开眼睛,这句话仍在耳内隆隆作响,从现实跟到梦境,再从梦境跟到现实,一刻不停地回响着。
    朦胧的日光透过纱窗映在屋内,希雅左右看了看,不见布兰克的踪影。
    去忙什么了呢?
    她尝试性地动了动身子,双手依旧被看不见的力量牵拉着,无法触碰自己的乳房和下体,但四肢并没有被固定在床上。
    看来布兰克调整了拘束的手段,用了更舒服的方法来困住她。
    穴里好涨,身上也依然又热又痒,最痒的是手腕和手臂,痒得都发麻了。
    希雅奇怪地查看自己的双手,手臂上遍布绳索的勒痕,摸上去微微发烫——也不知道是真的烫,还是心里烫。
    但怎么也不该是痒吧?除了那对“手镯”,手臂上并没有多余的东西啊。
    但真的好痒……是少了什么?
    对……是少了什么……
    少了绳子。
    希雅打了个激灵,这才意识到自己是在怀念身上遍布绳索,一丝一毫也动弹不得的感觉。
    她一手抓住自己另一只手的手腕,握紧到极限。但这触感不对,不粗糙,不紧勒,根本止不了痒。
    手腕好痒,被绑住才能止痒,被绑住才是对的……
    希雅一边在心里大叫这不对,一边急切地四下张望。
    房间里能和绳子搭上关系的,就只有床单和窗帘。
    希雅双手颤抖地抓住床单,呼吸紊乱得几乎要缺氧。她深深呼出一口气,深深吸进一口气,再深深地呼出一口气,然后——
    狠狠打了自己一耳光。
    这一巴掌用了十足的力气,她被自己扇得趴在被子上,激烈地喘息了好一会儿,才逐渐恢复平静。
    布兰克一定是骗她的。希雅瞪着被子想。怎么可能有药的副作用是让人越来越想和别人性交啊?只不过是身处的环境不正常,她才变得不正常了。
    就算他说的是真的,也一定有办法解决。比如现在,她打了自己一巴掌,不就镇定下来了吗?
    而且既然有增加欲望的药,为什么不会有降低的?布兰克不愿意想其他办法,那她自己想。
    但只要她身在此处,就不得不按照布兰克的意思做。所以……还是应该离开这里吗?
    离开……不说能不能离开,她真的想要离开吗?
    希雅望向窗户,然后支起身体,摇摇晃晃地走到窗前。
    布兰克说窗户上施了魔法,外面的人绝对看不见房间的内部。但希雅还是不好意思赤身裸体着站在窗前,她两手揪住两边的窗帘,脑袋从中间的空隙穿过去,像一只从地底钻出来的土拨鼠,只有一张灰蒙蒙的脸正对着泥土外的天地。
    屋外一片荒凉,极目远眺也看不见任何生机。
    一棵枯树,一丛枯草,都不存在。
    仿佛她的人生。
    希雅怔怔地看着窗外,忽然什么都不想做了。
    呆在这里会变得不正常,那又怎么样呢?
    就算能离开这里,也没有能去的地方。不想再见到任何人,但离群索居的生活想想就好寂寞……
    所以只能呆在这里。所谓的不甘心,只是一时头脑发热而已啊。
    ——我想爱你。
    这句话又在脑中响起。希雅不禁捏紧手指。
    明明打定主意不想爱布兰克了,但他的告白却又让她有些动摇。
    还有不忍。
    付出深重的感情却得不到回报,她对此感到不忍。
    往日相处的一幕幕在脑中浮现。
    有时真诚得让她心神震动,冲动地想永远和他在一起。
    有时残酷得只想逃离。
    最后,定格成一张有一些寂寞的脸。
    温柔地说着:“我不想轻松。我想爱你。”
    “太奇怪了……”希雅喃喃自语道。
    不管爱是什么,布兰克的“爱”都绝对不正常。
    希雅放开窗帘,两手捂住脸,慢慢地蹲了下去。
    想不通,想不通。想不通自己究竟该怎么做,或者不管做什么都不会有任何改变。想不通布兰克在想什么,也想不明白自己在想什么。
    不是不心动,迄今为止,她已经不知道心动了多少回。
    所以不是不想爱他,只是不想在这种情况下爱他……吗?
    希雅缓缓抬起脸,有些失焦的眼神逐渐变得坚定。
    她要逃跑。她打定了主意。
    不仅仅是不甘心,还有,她想要在正常的环境中接受布兰克的感情。
    到那时,她或许会给予他肯定的回复吧。
    不是被逼迫,不是不得不,而是以自己的意志,给予他肯定的回应。
    这才是正确的。
    希雅站起身,把窗帘拉开一点,手掌贴在冰凉的玻璃上,静静地思考。
    屋内没有可作敲击的钝器,徒手不可能打破这么厚的玻璃,即使能,徒步走不了多远,魔族领地一片荒芜,完全没有让她藏身的地方。
    更何况手脚上的圆环还有定位功能,不取下它们,根本无路可走。
    凭借自己的力量出不去,只能请求别人的帮助……
    希雅想再和之前那个女魔族聊一聊。这几天一直没有听到她的声音,恐怕她是没有找到机会。
    想来也是,这几日自己出房门时都是被布兰克牵着走来走去,周围的走廊一定都被管控住了。
    所以,她得想办法,让那个魔族能够靠近自己……他们应该有聚会或者宴会什么的,能说服布兰克带她去吗?
    “希雅。”
    一道声音在耳边响起,希雅几乎被惊得跳了起来。
    布兰克什么时候进来的?!还离得这么近!她没听到脚步声啊。难道是思考得太认真了,忽视掉了?那……他进来多久了?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在看、看风景。”希雅心虚得不敢转头直视布兰克,她结结巴巴地给自己找借口,说完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——这语气也太让人怀疑了吧,还不如不说!
    不对,布兰克好像根本没问她在做什么……啊啊啊!这显得她的反应更奇怪了!
    万幸,布兰克只是五感比较敏锐,但不会读心,他不可能知道她在想什么……
    “……这样啊。”数秒后,布兰克才做出回应。他的声音有些低沉。
    “倒是你,早上起来又不在,你去做什么了呀?”希雅转而询问布兰克,试图转移他的注意力。
    “处理一些琐事。”布兰克说道。
    其实是去见希芙。
    之前与希芙定下约定,让她与希雅碰面,但希雅现在这个模样,让她看见只会横生事端,这个约定只能延后了。
    安抚希芙花了不少时间,想到这事就有点心烦。
    更让他心烦意乱的是希雅。
    那样凝重的表情,怎么可能是看风景?何况窗外根本就没有风景。
    发现自己时的反应又是那么的心虚,不自然。
    一边认真地看着窗外,一边思考不能让他知道的事。她在想什么,简直显而易见。
    应该生气的,但他没了生气的力气,只觉得悲凉。
    他做的还不够吗?为什么希雅还是想要离开他呢?
    “希雅……”布兰克低声说道,“你永远,永远是我的东西。”
    希雅一愣,还没反应过来,就落入布兰克的怀抱。
    略有些粗糙的大手抚摸着她的腰,希雅在瞬间就软成了一滩泥,本就湿润的小穴自觉地淌出水儿来。她浑身发烫发麻,情不自禁地扭动轻吟,几乎是闻着布兰克的气味,就准备要高潮了。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章节目录

伪装魔王与祭品勇者(囚禁调教h)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56ms只为原作者显明的路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显明的路并收藏伪装魔王与祭品勇者(囚禁调教h)最新章节